【Newtmas】论二十岁的生日该如何度过

Pity:

*ooc,车。
*Newt x Thomas,Newt攻,注意避雷。
*前戏,未切入主题,需要等肾不虚了就能码完(..)
*从未成年干到成年
*私设,由于书.电影未提及生日,所以私设,现代pa.
以上能接受,请往下。




今天是平安夜。

屋外已经飘起了雪,纷纷扬扬,灯光下印的橙暖格调的雪压在枝头,成团落下,掩盖住肮脏的地面。屋顶覆上了厚厚的一层雪,洁白晶莹,也沉重的像是要压垮脆弱的屋顶。

Thomas在家中打开了暖气,屋里的温度控制在22℃上下。这是个令人舒适的温度,Thomas不需要穿太多的衣服,他只穿了一件衬衫。白色的衬衫,领口解开一颗扣子。锁骨清晰可见。

热可可在桌上散发着袅袅烟雾,棕褐色的颜色甜腻的味道,沉淀物与泡沫浮在表面,Thomas握紧杯柄,抿着杯沿将热可可一点点下咽。

甜腻的气息充斥着口腔,温热的柔软。雪势渐大,暴雪席卷了视线,在屋内也仍然一片模糊,视线中覆盖满目白色。纯洁娇嫩,干枯枝丫下弯,恭顺模样。
门铃声响起,Thomas放下可可,开了门。事实上,他在途中猜测着会是谁。以及,他可真没想到,外面会冷成这模样。

冷风席卷着雪花,见缝插针。开门瞬间,刺骨寒意攀上脊背,凉意雪花附着锁骨,化水凉的打颤。门口站着的人米白色的呢绒大衣衬着金色的发,露在袖口外的手在零下的温度中冻得发红,手指仍然勾着两个礼袋。

"Newt?"Thomas迟疑地喊出这个名字来。他不大能确定眼前的人是Newt,一是因为寒冷的天气,二是因为他认为Newt不会毫无形象可言的让雪堆在他的头发上。

“That's me.”Newt给予了肯定的回答。他将头发和大衣上的雪掸去,提了提手中的礼袋,碰撞发出哗哗的声响。“不请我进去吗?”

“哦,请吧。外面真是太冷了。” Thomas让出一条道,Newt进去后把礼袋放在了桌子上,他先将大衣脱下放在沙发上,然后从一个礼袋中取出一罐茶来。

“尝尝看?茉莉花茶。” Newt朝着Thomas询问,娴熟地从橱柜中取出两个杯子,泡了杯暖乎乎的茉莉花茶,递给了Thomas。

“看起来我并没有拒绝的权利。” Thomas接过茶,抿了一口。清甜淡雅的味道,不像可可过于甜腻,也不像白开水一样过于无味,带着花独有的香。

“Tommy,你难道不觉得过热了些吗?”Newt扯了扯高领的衣衫,刚刚还在外面冷的打颤,现在已经被暖气哄得思想怠惰,背上似乎已经出了一层薄汗。

“兴许是你的衣服太厚了?我穿着这一件衬衣正好。”Thomas仔细打量了一下Newt的穿着,耸耸肩下了结论。与此同时,Newt也在打量着面前比他矮上一公分的少年。

黑色的头发柔顺贴着,棕褐色的眼里盛着打量的味道。唇角似乎有些上扬,白色衬衫领口微敞露出锁骨。隐约可见衬衫下的精壮身躯,随着呼吸腹部平缓地鼓起落下。沿着往下,能想象出胯下的东西,修长有力的腿肌肉线条分明。

Newt觉得他可能快被面前的男孩子逼疯了。天知道他有多想把这个男孩绑在身下,再狠狠地侵犯,让这个在人前基本不示弱的男孩哭着求他。再把他全身得湿漉漉的,最后像兔子一样示弱撒娇。

评论

热度(65)